缅甸腾龙
缅甸腾龙电话
公司新闻
联系方式
联系电话:15687930002
联系传真:0898-68889888
电子邮箱:8959815@qq.com
联系地址:缅甸老街双峰塔往东走100米处 腾龙娱乐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缅甸腾龙 > 缅甸腾龙新闻 > 公司新闻 > 公司新闻

从一个农村穷孩子到数控工程师

作者: 缅甸腾龙 来源: 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3-15
 
从一个农村穷孩子到数控工程师

 

我来自山东的一个偏远的农村,高中读了不到一年便辍学跟随父母来到北京打工,中间多少欢喜多少忧,期间我最爱的奶奶离我而去。这是我一生的最痛。

来京后我在一家公司负责数控车间,主管一些设计工作,这期间我经历了不少酸甜苦辣。刚进公司的时候,啥都不懂,连车床都不知道是什么。刚开始让我打杂,像现在工厂的工人一样。可是我没有放弃。我的梦想还在,我不会服输,因为我相信别人做到的我同样能做到,这就开始了我长达7年的长征(我来北京还属于童工)哈哈。想学UG编程的小伙伴请加入Q群610677581免费获取全套视频教程

刚开始让我帮着数控的师傅抬抬料,打打下手。为了学数控,一早我就把师傅的水杯打满。我的今天多亏了我的师傅(在这里我向他表示我最崇高的谢意),当时工厂管理比较混乱,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。师傅说:你没事就在这呆着吧,别人不叫你就别过去。慢慢的大家也不让我干这干那,老板也没过问这件事。领导有一变动,大家都以为我调到数控上了。就这样我和数控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时间一晃就是五年,五年过去了,一切都是那么顺利,我在这期间学会了数控操作和编程,并学会了一些制图基础,钣金方面的理论知识。

时间告诉我该飞了,转机在2003年末,我的一个同事让我去一家公司应聘。这是我第一次应聘,那一刻到现在还如在眼前。很顺利我通过了,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转折。我顺利地在2004年春节过后去该公司上班。之后我结识了两位对我影响很大的人,也就是他们给我了很多学习的机会。我在该公司很快就适应。不久就让我担任生产组长,负责数控机床的生产工作。也就是在这时和我关系很好的总经理下台,我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,我被剥夺了很多特权。后来一位搞调试的给我介绍了一个单位,正好这个时候我老家的女朋友来找我,我便和她一起去了那里。

刚开始一切都不顺利,似乎预示着困难的开始,果不出预料,我在一星期后升任组长后困难就来了,技术部把一份日本大偎的水箱图纸给我,让我拿下。我第一次接手这种活实在不愿意独立去干,于是我找到技术部让他把零件图给我。我解释说:我第一次接手,还不太熟悉,再说这活已经干过了,我没必要再做一次,你干过,还是你来吧!技术部一个姓陆的说,好吧我来干。谁知下午总经理找我,对我说这么简单的图你干不了,你跟我要这些钱是不行的,我还是按原话给他解释了一下。

从一个农村穷孩子到数控工程师

 

我明白被别人给涮了,我当时对他说我不是干不了,你把图给我吧,我来做。当时心里那委屈。。。。。我中午饭没吃就开始研究图纸,还好在厂里有我一个最好的朋友,他以前干过这套图纸,帮了我一把,经过几天的努力我终于把它搞定,虽说不是太完美,但还是通过了,后来我知道和我一起干的有一个老板的外甥,我知道我迟早会被拿掉,我想离开,可是我的朋友在这里,我还是坚持下去,我知道以后的日子不会多好过。

我要把工作干好,还要陪着我爱的人,干我们这行的说清闲,可是忙的时候那是要命的,我基础薄,不得不比别人付出得更多。该来的总要来,有一天就是我提到的老板的外甥不小心把手弄伤了,我说你去休息我来干吧。。。。结果我想大家不会想到,他去了卫生室,我离开了这个公司。

他走的时候我问他产品有没有问题,他说没事,干吧!我还挺实在地加班把它干完了,第二天我听说我干的那些活一个孔打大了,当时我郁闷到极点,总经理对我说了一句话我会铭记在心:你不用干了,给xx交接,由他来负责车间。我就这样被辞退了。(xx是总经理的徒弟)。回忆他聘请我时说的那些话,我感觉好像做了一场梦。

就这样我和老婆过上了我一生最艰苦的日子,我没了工作。又不好向父母开口。一切自己承担。刚开始还可以,我有一部分积蓄,可是有一天我老婆把我们吃饭钱500元给丢了。怕啥来啥。我只有拼命找工作。一位朋友告诉我去宁波一家工厂工作一天50。我只好答应了,生活所迫啊!谁愿意离开自己所爱的人去远方。我那时已有一个月没有上班了。我想好日子一定会来的,小时候家里穷,那时一个月我们家才五块钱零花钱(1992年),现在不也过来了,我想只要活着,梦想就不会熄灭。

我终于坐上去宁波的火车,车轮转动的那一刹那我的泪流了下来。我要告别我熟悉的城市,我的亲人,爱人,朋友和我熟悉的一切一切。我记得我当时咬了咬牙,止住了泪水。

刚到宁波火车站,老婆就打来了电话,她哭了,她说她一个人害怕,我说我在这好了马上把你接过来,你别着急好吗?那是晚上,清晨我坐长途汽车来到一个叫啥工业区的地方,和老板谈的不是太理想,老板说一口方言我听得一塌糊涂,后来一个负责生产的和我谈了一会,他用敌视的眼光看我(我怀疑他怕我抢他的饭碗)聊得也不投机。可我还是留下来了,因为我很缺钱,路费是父母赞助的。我没有脸回去,老婆又打电话过来哭着哀求我回去?我心动了,回去!!!!就这样我撒了个谎,坐火车转道杭州回到北京,老婆站在马路上正等着我回来。我回来了可还有问题我还要找工作,还要吃饭,这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一个单位要人,我赶紧过去可那是AMADA机床,我以前没操作过我还是硬着头皮说自己会,我操作FANUC系统的机床。

AMADA也是FANUC系统,工作对我来说不是多大困难,那是一个大公司有5台数控冲床,1台激光切割机,2台及加工中心,7台数控折弯机,在北京这应该是顶尖的企业,我到了这里学到了很多小企业所没有的东西,首先是管理:分工明晰流水作业,各负其责。还有加工方法,如压装螺母如何控制它的稳固性,相信是许多企业的难点,既然是压装,就不能焊接。所以就要控制底孔尺寸,数控冲床一般都是模具直接冲孔,间隙也按规定配合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误差,可是该公司就是发现了这点,间隙越大孔的正反面误差越大,合理控制间隙是很好的方法。。。。。。还有很多不多说了。。。。。

不久又一家单位请我过去帮助他管理数控车间,经过我们的努力这家公司的营业额不断被刷新,我跃升为数控车间技术主管和新产品开发。时至今日。


COPYRIGHT © 2018缅甸腾龙版权所有

百度地图